[美国圣诞节放假几天]贾康:结构性问题更要靠财政发力

时间:2019-07-16 星期二 作者:热点新闻 热度:99℃

纯情罗曼史吧

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、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认为,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需要货币政策的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的加力。当下在积极的财政政策上还可以适当加码,更多的结构性问题,更要靠财政政策发力调控。

进一步激励和扩大有效投资

新京报:如何看待上半年中国经济的表现?

贾康:从前两个季度的经济表现看,在国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以后,二季度经济下行趋势明显,上半年GDP6.3%的经济增速在意料之中。

从宏观调控的角度看,这就需要在相机抉择的概念之下进行适当考量,采取多种措施,争取下半年对下行因素做更好的对冲。从全年的情况看,如果处理得好,实现今年定下的6%到6.5%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大概率事件。

那么,应该如何做?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5.8%,较去年有所走高,但向上校正的幅度还不够大,并没有体现出充分运用了国内有效投资的空间和潜力。如果能够运用好有效投资空间的话,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本应高于目前的数据。我认为,下半年有必要进一步激励和扩大有效投资,以机制创新为保障使有效投资带动经济结构的优化、经济质量的提高,从而对冲下行压力。

如何加大有效投资的力度?有效投资在大方向上的选择并不困难,关键是其实现一定要有好机制配合,比如发展战略新兴产业,一些新兴区域必须要做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,公共服务中必须配套的停车场、停车位,乡村振兴等,这些都是应该马上发力要做的事儿,但简单沿用政府传统投资模式,资金力所不及,项目成功率也很难提高。必须积极而规范地运用PPP的机制,既四两拨千斤产生有限政府财力的乘数放大效应,又显著提升建设的绩效水平,除专门项目外,还可积极创新做连片综合开发。

可以说,中国要做有效投资,空间相当大,有效投资的这个空间可观、可贵、可用,可选项目俯拾皆是。在这方面我们又已有机制创新的经验,在进一步扩大投资方面应该做得更好。

新京报:今年以来制造业投资增速走弱,你如何看待?

贾康:制造业投资数据比较低,其实反映的是企业对预期不看好,不敢出手。如何激发企业在制造业投资上的积极性?特别重要的是真正进行改革,使得制造业的质量在优胜劣汰中实现升级。中国如何从世界工厂向上升级,特别要依靠市场优胜劣汰的机制,不要以为政府自己出手去操作,优化结构方面就能解决问题,要让市场竞争中的企业自己去判断如何做,政府要做的是设计和维护好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、“负面清单”机制,让企业在创业创新中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”,并以信息服务等,帮助企业减少失误。

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积极配合

新京报: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下半年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可能会是怎样的?

贾康: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需要货币政策的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的加力。从货币政策看,在流动性合理充裕方面还可以有更多的考虑,在大方向上是降准降息。在掌握好流动性充裕的方向上,财政政策的更加积极也要有“组合拳”的优化体现。今年在整个赤字率安排适度提高的同时,还在实行大力度减税降费、积极安排地方专项国债等措施,这些部署可以看出财政政策的积极姿态,但要赶早不赶晚,当下在积极的财政政策上还可以适当加码,结构性问题,更要靠财政政策发力调控。

当然,说结构问题的调节以财政政策为主,绝非否定或忽视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两大政策要互相积极配合,两者缺一不可。货币政策更多要调总量,财政政策配合总量调整的同时要更多突出优化经济结构,这种配合在相机抉择的概念之下,扩张的力度方面总体而言更抬升一下。

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贾宁